您當前的位置:搜索引擎大全 > 搜索引擎人物 >

南都周刊編譯:對,這是扎克伯格的時代

  • 作者:搜索引擎優化 發布時間 2015-11-10 23:31 來源 搜索引擎大全
  • 周博搜訊:先是yahoo,后是google,再是myspace,再是facebook,twitter。互聯網像是娛樂圈一樣,在突然的某一天或許全是你的報道。此時正是facebook當道。能寫出這么多關于扎克伯格的人,也是神人。

    熱門電影《社交網絡》以爭議性的內容描述了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的過去;而在人們的印象中,扎克伯格的人生原本像劇本一樣完美。一個是詭計多端的魔鬼,一個是少年成名的天才,哪個才是真正的扎克伯格?

      編譯_凌奧幸

    2006年3月1日,扎克伯格在位于美國加州帕洛阿爾托的辦公室中。

      2010年6月23日,法國戛納,全球最大社交網站Faceboo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出席戛納國際廣告節。

      六年前,馬克·扎克伯格在自己的大學宿舍里創建了Facebook網站。六年間,網站得到迅猛發展,并一躍成為全球最知名的網上社區,用戶數量達到五億多,遍布全球各地。

      扎克伯格也有自己的Facebook賬戶,他的三個姐妹以及父母也都有各自的賬戶,并且都和他互加了好友。扎克伯格的個人頁面上顯示,他在菲力浦·埃克塞特學院讀了高中,后來考進哈佛大學。26歲的他還是喜劇明星安迪·薩姆博格以及搖滾樂隊Green Day的粉絲。在Facebook上,扎克伯格的好友們可以看到他的郵箱地址及手機號碼,他們可以瀏覽扎克伯格的個人相冊,也可以輕松地追蹤到他的生活軌跡。

      其實,整個Facebook正如它的譯名一樣,是個“臉譜”,是場個人表演,而扎克伯格就好似在這個“過度分享”時代盡情表演的一個弄潮兒。Facebook的迅猛發展得益于這個時代的變遷,得益于人們對個人隱私、曝光以及自我展示上表現出的更為包容的態度。或者簡單點說,人們自我展示、自我暴露得越多,扎克伯格賺的錢就越多。對于這個年輕的富豪來說,這就是他最好的時代、最好的年華——個人興趣、人生觀可以轉變為實實在在為自己賺錢的東西。在扎克伯格的個人主頁上,他這么寫道:“我致力于將這個世界打造成一個更為開放的地方。”

      更為關鍵的是,這個時代也在回應扎克伯格的理想。Facebook現在業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站,用戶來自每個角落。現在,地球上至少1/14的人擁有Facebook賬戶。同時,扎克伯格也成為硅谷的新貴。一旦Facebook上市,他將很有可能成為這個星球上最富的人之一。《名利場》雜志甚至直接將其列為新興企業家實力榜的第一名,排名超越了蘋果的喬布斯、Google領導團隊以及傳媒大亨默多克,雜志將扎克伯格稱為這個時代的“新愷撒”。

      有社交障礙的天才

      雖然一心創立開放的世界,但私底下扎克伯格卻是個極為低調的人,他不喜歡也很少和媒體打交道。雖然應酬越來越多,但他其實并不是個很懂得社交的人。今年夏天的時候,在硅谷的電腦歷史博物館,扎克伯格應邀參加活動并發表演講。在后臺準備的時候,一位工作人員對他說:“你不怎么參加這種活動吧?”扎克伯格簡短地說了一個“不”字,隨后喝了口水,雙眼放空,望向遠處。

      朋友們都愿意管這個面色蒼白、身材中等的26歲男人叫“扎克”。有著棕色卷發和藍色眼睛的他,標準穿著是灰色T恤、藍色牛仔褲和球鞋。扎克伯格不是個喜怒形于色的人,有著介乎害羞與傲慢之間的冷漠。如果談話的內容不甚吸引人,他就會走神,然后敷衍地說著“是,是”。有時候因為太過抽離,扎克伯格會幾乎忘記回答別人問了半天的問題。一個好朋友評價說:“他就好像被編程過度的機器人一樣。”確實,扎克伯格有時候說起話來像是個從遙遠星球來的人,聲音里面充滿了距離感。有時候他的語調中又充滿了傲慢和輕視,有種屈尊俯就的感覺。連扎克伯格自己都承認,自己就是個“怪人”。

      扎克伯格出身在紐約,父親是一名牙醫,母親早先是一名心理咨詢師,后來辭職在家專心相夫教子,并在丈夫的診所兼做行政工作。父親愛德華算是扎克伯格的電腦啟蒙老師,教會扎克伯格如何使用BASIC語言。1996年的一個下午,愛德華說想弄一套全新的設備,在病人抵達的時候可以自動提示,免去前臺的大呼小叫。扎克伯格隨后編出一套程序,可以在家里和診所的不同電腦間傳輸信息,這個叫“ZuckNet”的小程序和“美國在線”于一年后推出的即時通信工具相差無幾。

      當其他孩子玩游戲的時候,扎克伯格卻在制作游戲。當談起幼年編游戲的那段往事時,扎克伯格顯得尤其激動,兩眼發光。那個時候,扎克伯格只有11歲,他的父母請了一位家教,每周一次來他們家里,專門負責指導兒子的電腦學習。這位名叫大衛·紐曼的家庭教師稱他當時就發現了扎克伯格身上的電腦天賦。“有時候,我都很難跟得上他的進度。”

      很快,一周一次的家教已經無法滿足扎克伯格的求知欲,他轉而進入附近的莫瑟爾學院,參加每周四晚上的大學電腦課程。不過,扎克伯格又不是典型意義上的電腦呆子,只懂擺弄計算機。在高中的時候,他是學校擊劍會的會長,同時也學習了古希臘、古羅馬文學,但是電腦始終是他生活和學習的重心。

      哈佛創業,背負罵名

      2002年秋天,扎克伯格考進哈佛。他剛一進校,就因為電腦才能成為學校里的風云人物。那時他常穿一件畫有猿猴的T恤在學校里走來走去,T恤上還寫著“編程猴子”的字樣。在學校里,扎克伯格加入了猶太教的兄弟會,并在一個周五的聚會上認識了現在的女朋友:波士頓長大的華裔女孩普莉希拉·陳。在排隊上廁所的時間里,扎克伯格和這位姑娘攀談起來。“他當時就是一個書呆子模樣。”陳說。

      扎克伯格的特長是編寫簡單但優秀的程序,剛剛升入大二的時候就寫了一個名叫“CourseMatch”的程序,它可以讓學生基于他人的選擇來給自己選課。后來,扎克伯格又編寫了Facemash,這個小程序可以比較兩張頭像,并選出更漂亮的那一個。在這之后,三個高年級的學生找上門來,希望扎克伯格到他們的“哈佛人際”網站來幫忙。這三個高年級學生分別是來自紐約皇后區的納倫德拉以及來自康涅狄格州的雙胞胎卡梅倫和泰勒。

      一開始,扎克伯格確實幫了這個團隊不少忙,但是后來他把精力轉到設計自己的網站上,這個名叫Facebook的社交網站一經推出便大獲好評,而扎克伯格也在大二結束的時候退學,全身心撲在Facebook上。

      在扎克伯格看來,這兩個網站在設計初衷上有著天壤之別。“哈佛人際”是為了方便男女之間交往,而Facebook則重在人際關系的建立。但在另外三個人看來,扎克伯格卻是一個小偷,把他們的創意偷走不說,還刻意阻礙“哈佛人際”上線。卡梅倫說:“他偷走了我們所有的東西,這本應是我們的時代。”這場口水戰從Facebook上線以來就一直進行著,并一直鬧到了法院。

      為了應付法庭訴訟,Facebook的法律部門搜尋了扎克伯格在哈佛求學期間的電腦聊天記錄。雖然這些記錄并沒有顯示出什么“偷竊”的證據,但卻實在地展示了扎克伯格性格陰暗的一面:背后傷人、詭計多端、性格冷漠。2006年1月,律師向Facebook的最大投資者Accel Partners展示了這些記錄。科技網站“硅巷”獲得了其中的一部分記錄,在里面扎克伯格跟朋友談起要如何解決“哈佛人際”——

      朋友:所以你決定好怎么弄這個網站了么?

      扎克伯格:我要把他們弄掉,就在今年。

      在另一部分聊天記錄里,扎克伯格又向朋友“侃侃而談”Facebook是如何讓他能夠輕松獲取每個哈佛學生的資料——

      扎克伯格:是的,你想要任何人的資料,跟我說一聲就行。我手上有4000多個郵件地址、個人照片、地址以及社交賬戶。

      朋友:什么?!你要怎么管理啊?

      扎克伯格:人們只要申請賬號就行,我不知道為什么,他們信任我而已。

      另據兩個可信人士稱,還有更多這樣的聊天記錄未被公開,它們完全可以毀掉扎克伯格業已建立起來的公眾形象。但是Accel Partners的常務董事布雷耶說:“他是一個有才華的人,但是像其他人一樣也會犯錯誤。”

      當記者向扎克伯格提起這些聊天記錄的時候,他用“十分后悔”來作回答。“如果你要建立一個有影響力且受眾巨大的網站,你就得變得成熟起來,對吧?我覺得我(在這個過程中)已經成長了許多,學到了許多。”

      最儉樸的富人

      扎克伯格認為人們不應該把當年那個毛頭小子等同于現在的他。但是,歷史不能磨滅,個人的過去也不會被人忘記,尤其像他這樣的人物,為人的低調已經不能掩蓋媒體的好奇和狂熱。今年10月1日,由大衛·芬奇導演的電影《社交網絡》在全美上映,掀起熱潮一片。

      《社交網絡》把那些陳谷子、爛芝麻再度搬出來。電影里面描述的那個不喜微笑、沒有安全感的男青年,對扎克伯格現在的個人形象當然會有所打擊。他說:“肯定有很多人會看,看完了又會說:哦,他19歲的時候是那樣,現在肯定也是那樣。”

      在這部好萊塢電影中,Facebook的早期創建過程是個典型的“友情、忠誠、背叛以及妒忌”的故事。在影片里,扎克伯格被描繪成一個有社交障礙的天才,對外面的社交生活滿不在乎,但是心中又有強烈的欲望,希望能夠加入哈佛最精英的那些社團。

      這部電影是根據本·麥茲里奇的紀實小說《意外的億萬富翁:Facebook的創立,一個關于性、金錢、天才和背叛的故事》改編而成。電影劇本的改編者蘇金承認,再現扎克伯格這個角色是一個挑戰。“這是由一群有社交障礙的人建立起的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網站。”但是,蘇金并不認為這部電影是對扎克伯格的丑化。“實際上,在影片的最初將近兩個小時里,扎克伯格是個反英雄的角色。但是到了最后五分鐘,他轉變成了一個悲劇性的英雄。”蘇金說:“對于這個并不認識的年輕人,我并不想做什么對他不公的事情。他并沒有加害于我,所以我也不想無緣無故給人家臉上來一拳。”

      其實,扎克伯格也算是蘇金的一個小粉絲,有一年的西班牙之旅中,他和女友陳一起看了蘇金寫的《白宮西翼》。據扎克伯格的朋友說,他相當欣賞這部美劇,其對華府人們的生活絲絲入扣的描寫,引人入勝。

      對于這部《社交網絡》,扎克伯格則說里面的很多細節都是不真實的,比如他本人并不像電影里面描述的那樣,迫切想加入學校里的那些精英社團。在電影上映幾天后,記者發現,扎克伯格已經將《白宮西翼》從自己的“最愛電視劇”列表里面移除。

      現在的扎克伯格,仍舊開著幾年前買的黑色豐田。他的朋友說,扎克伯格經常為了散心、緩解壓力而出去開車兜風,不過最后都會停在女朋友陳的家里。陳住在離金門公園不遠的地方,現在是加州大學醫學院三年級的學生。兩人周末基本都膩在一起,散步、劃船、玩室外地滾球或者棋類游戲。十二月是他們定期出門旅游的月份,今年他們的目的地將是中國。

      扎克伯格到現在還在租房子住,最開始是破舊寒酸的一居室,現在則是一個雙層四居室的屋子。曾經的哈佛合作伙伴泰勒甚至說,扎克伯格是他見過最儉樸的富人。

      “帝國沒有界限”

      話題又回到2004年的冬天,扎克伯格談起當時自己與朋友對于科技發展潮流的討論。“很明顯,以后每個人都會待在網上,那么不可避免地就需要一個巨大的網絡社區,將人們聯系在一起。Facebook是時代演變的產物,如果當年我們不做,總會有其他人做。”

      既然是時代的必然,扎克伯格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對他來說,錢從來都不是考慮的重點。2005年,MTV網絡考慮以7500萬美元買進Facebook,之后Yahoo和微軟也有同樣的意愿,出價甚至更高。Yahoo當時的CEO特里·塞梅爾本打算在2006年用10億美元買下Facebook。他后來對記者說,這輩子從沒遇見一個人能夠抵擋住10億美元的誘惑。但是扎克伯格給出的回答卻是:“問題不在于錢。這個網站(Facebook)是我的寶貝,我想管理它,我想讓它繼續成長。”

      回顧過去,女朋友陳稱Yahoo當時的報價著實讓扎克伯格思考了一陣子。“我們好好地討論了這筆交易,最終我們試著堅持自己的目標和信仰,希望一輩子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現在,扎克伯格的目標是創造、主導一個全新的網絡社會。Google和其他搜索引擎可以幫人們查找信息,但是用扎克伯格的話來說:“我們關心最多的信息都存在于腦子之中,Facebook就好像用一根電路把我們的腦子和計算機連接起來。”

      今年春天,Facebook有了一個名叫Open Graph的工具。用戶們在閱讀CNN新聞時,還能通過這個工具查看自己的Facebook好友正在閱讀什么消息。公司的最終目的是,能夠讓用戶們根據他們Facebook好友的推薦,來選擇閱讀的新聞、吃飯的餐館以及觀看的電影。在扎克伯格的設想中,Facebook將最終成為所有人類活動的第一環。

      不過為了能夠讓這樣的愿望實現,首先必須讓用戶們在Facebook上公開更多的個人信息。為了加速這一進程,2009年11月Facebook更改了幾條隱私條款:除非特別原因,用戶的名稱、性別、照片以及好友列表都會被默認為公開。扎克伯格將這樣的改變稱為變革的“社會規范”。不過,反對的聲音很快便砸了過來。美國民權同盟及電子隱私信息中心都認為這樣的改革“不合常規”,用戶們也頗有不滿,認為Facebook違反了美國社會對于個人隱私的保護傳統。

      事實上,在隱私設置上扎克伯格始終都有自己的觀點。“很多人都擔憂隱私以及隨之而來的問題。我們意識到,人們將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對這個問題頗有微詞。但是我們相信,這是正確的事情。”扎克伯格的反對者們則認為他對于“透明、開放”的理解太過簡單,甚至有些幼稚。博客寫手安尼爾·達什說:“你現在是26歲,處在人生最好的年華里,打小便過著精英的生活。這樣的人,當然不會意識到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有許多需要隱藏的過去或現在。”在微軟新英格蘭研究部門工作的達娜·博伊德則認為這是一場“哲學爭斗”:“扎克伯格認為,如果人們越來越公開和透明,這個世界將會越變越好。但是我想,這樣美好的愿景也不能讓大眾做犧牲品。”

      這場關于隱私的爭論始終沒有結果,但這并不妨礙這位天才少年的“龐大互聯網帝國計劃”。在和扎克伯格的最后一次訪談中,記者問起他關于《安德的游戲》這本書,這本被他列在“最喜歡的圖書”列表里的科幻故事書,講述了一個年輕電腦天才的成長經歷。

      “哦,那其實不是什么‘我最喜歡的圖書’。”扎克伯格驚訝地說,“我把它列在里面只是因為喜歡它。我覺得這樣的列表沒有什么特別重大的意義。不過,我真的很喜歡《埃涅伊德》,我讀了好多遍。”

      扎克伯格初讀《埃涅伊德》還是高中時期,那時他在學習拉丁文。他仍能記得特洛伊勇士埃涅阿斯對于建立自己城市的欲望和追尋,甚至能背誦其中的一些句子:“時間無所邊界,偉大沒有盡頭。”他的朋友和家人說,扎克伯格一直對經典的史書有特別的喜好。“那是他的一部分。很小的時候,他就對‘建立帝國’這種事情感興趣。”扎克伯格的一位朋友如是說。

      “財富眷顧勇者。帝國沒有界限。”他在給記者的即時留言中如此說道。奇妙的是,這兩句《埃涅伊德》里最著名的話語,竟然如此契合扎克伯格當下的雄心壯志。

? bf1234网球比分直播